综合调研

 

2000年以来沈阳市农民收入变化研究

 

    改革开放以来,中央高度重视“三农”工作,十分关注“三农”问题,并切实出台了一系列惠农政策,广大农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特别是2006年在中国延续了2600多年的“皇粮国税-农业税”的取消,极大的刺激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民收入呈现快速发展的势头。然而,农业结构问题,农村发展滞后问题,农民收入徘徊问题,特别是农民收入不高问题,还没有得到真正有效解决。

    本文通过对沈阳市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的十年间农民收入变化情况分析研究,以提出促进农民收入增长的对策建议。

    一、 改革开放至2000年我市农民收入变化

    从改革开放到二十世纪期末的20年间,我市农民收入得到了飞速的增长,2000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在绝对值上比1980年增长了11倍。就其增长历程大致可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1980-1984年农民收入超常规增长;第二阶段,1985-1989农民收入稳定增长;第三阶段,1990-1992年农民收入缓慢增长;第四阶段,1993-1996年农民收入反弹回升;第五阶段,1997年2000年农民收入步入低速增长。

    从对农民收入增长贡献方面来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功对农民收入增长的影响最大。进入九十年代,农民收入增长越来越受到非农产业发展状况和国民经济增长快慢的制约。

    二、新世纪十年我市农民收入变化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影响农民增收的主要因素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逐渐由农产品的数量向农产品的质量转移,由价格的提高向产品结构的改变转移,由农业生产向非农产业的生产转移。

    1、农民人均纯收入总体发展态势

    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党中央将“三农”问题放在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时期“重中之重”的地位,特别是非常关注农民的收入增长问题,从2004年开始连续六年发布了以“三农”为主题的中央一号文件。

    沈阳市在进入新世纪后的十年,农业和农村经济取得巨大的成就,全市一产业增加值累计增长29.4倍,农民人均纯收入累计增长5617.42元,增长幅度达1.8倍。

    十年间,全市农业和农村经济建设先后经历了农业现代化示范、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和大力推进现代农业、促进县域经济发展三个阶段。相应的农民收入增长变化也随着农村经济工作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1年-2004年,为新世纪农民收入增长积累阶段;第二阶段是2005年-2007年,为新世纪高速增长阶段;第三阶段是2008年-2010年为农民收入稳步提高阶段。

    (1)2001年-2004年,新世纪农民收入增长积累阶段。

    从二十世纪末开始,沈阳市在农村展开了农业现代化示范工程建设。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我市又提出“农村二次创业”目标,国家及省、市也加大了对农村的扶持力度。这一阶段在政策、资金和市场等因素的影响下,我市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开始了战略性调整。农民收入延续了上世纪末的增长态势,年平均增长速度为8.51%,为农民收入的高速增长积累能量。这期间,农民工资性收入占农民人均纯收入比重在30%以下,而家庭经营性收入占农民人均纯收入比重则均超过65%。

    (2)2005年-2007年,新世纪高速增长阶段。

    2006年是历史应该记住的一年,在中国延续了2000多年的农业税赋被取消,我国农业和农村经济由此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开始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同时,从2004年起,中央连续6年发表了以扶持“三农”为内容的“中央1号文件”,在政策、资金等方面积极向“三农”倾斜,农民收入也跨入了一个高速增长的阶段。三年间,农民收入年平均增长16.12%,2007年更是创历史的新高,达到19.14%。这期间,农民工资性收入点农民人均纯收入比重已经上升到30%以上,而家庭经营性收入比重则下降到60%以下。

    (3)2008年-2010年为农民收入稳步提高阶段。

    在这一阶段,我市在开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基础上,加快农业产业结构的调整和现代农业建设,并突出工业立县,加快发展县域经济。农民收入在前一阶段高速增长的前提下,步入稳步增长阶段,三年间年平均增长13.37%。虽然在2008年出现了国际金融危机,但对我市农民收入增长的影响不大。

    2、农民收入结构性变化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看到,我市农民收入在进入新世纪经过了积累和高速增长阶段后逐渐恢复到稳步增长时期。同时由于收入的增长,农民在生产和生活方面也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下面我们将进一步对影响农民收入增长的结构性因素进行分析。

    (1)农民收入构成分析 

  • 工资性收入拉高农民收入水平

    近十年来,我市农民收入增长来源的结构性变化十分明显。在收入来源的构成中,主要来自第一产业的家庭经营性纯收入稳步增长,比重逐渐缩小;来自工资性纯收入大幅度增长,比重迅速提高;来自财产性纯收入和转移性纯收入明显增加,比重稳步提高。从总体上看,家庭经营性纯收入和工资性纯收入比重此消彼长,两者是共同决定着农民人均纯收入水平的高低,而其中工资性收入的高速增长正是拉高农民收入水平的决定性因素。

    从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出,农民人均纯收入在10年间增长了1.79倍,农民家庭经营性纯收入增长了1.24倍,而工资性纯收入增长了2.38倍,远远超出农民人均纯收入和农民家庭经营性纯收入的增长速度。

    从结构比重的发展看,工资性收入在农民人均纯收入中的比重从2001年的28.9%增长到2009年的33.1%,收入增加了1963.64元;家庭经营纯收入所占比重从2001年的66.76%降低到2009年的55.89%;财产性纯收入所占比重从2001年的3.35%增长到2009年的4.46%;转移性纯收入所占比重从0.98%增加到2009年的5.54%。 

  • 种植业收入依然是农民收入增长的主导性因素

    在农民人均纯收入的构成中家庭经营性纯收入虽然从2001年的66.76%下降到2009年的55.89%,但仍然是占有绝对的比重,是农民人均纯收入的主要构成内容。而在家庭经营性纯收入中第一产业的比重在近十年来则平均保持在80%以上。

    同时,农业收入,即种植业收入比重一直处于第一产业收入的70%以上。虽然近三年来畜牧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农民在畜牧业中得到了更多的实惠,但仍不能取代种植业在农民收入中的重要地位,种植业收入依然是农民收入增长的主导性因素。

    (2)农民收入地区性差异分析 

  • 市内各区、县(市)农民收入差异明显,收入来源构成不同。

    我市农村的八个区、县(市)按照经济状况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四个区,目前四个区按行政区划为市区,围绕城市中心发展速度较快,2009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平均在9000元以上,2010年将超过10000元,部分村镇的农民收入甚至超过城市平均水平,一直引领全市;第二层次是新民市和辽中县,是传统的农业县,随着县域经济的发展,农民收入水平不断提高,2009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平均超过8000元;第三层次是康平县和法库县,以一产业生产为主的农业大县,虽然随着县域经济发展和新农村建设的开展,地区经济有了长足的进步,但仍然处于全市发展水平的末位,两个县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均低于全市平均水平。

    从对八个区、县(市)的分析中看到,在第一层次中,沈北新区的农民收入在增速上明显快于其它三个区,2000年到2009年年平均增速达11.79%,十年间累计增长1.73倍。这主要是由于沈北新区凭借农业高新区的优势,大力发展现代农业和以农产品加工产业、物流产业现代工业为内容的县域经济,一方面促进了地区经济发展,另一方面为农民提供了就地转业的空间,从而促进了农民收入的快速增长。

    处于第三层次的康平县和法库县由于原来的农民收入水平较低,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特别是在近几年呈现出跳越式的增长,2000年到2009年年平均增速分别为21.16%和15.65%,累计增长分别为4.63倍和2.7倍,远远高于全市平均水平。

    在全市农民收入快速增长的同时,我们也发现,四个区与四个县在农民增长来源上存在着明显的不同。

    以2009年为例,四个县在收入构成上,工资性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均在25%以下,其中法库县仅为17.56%;相反四个区的工资性收入比重均起过30%,其中于洪、东陵两区更是超过50%。这说明四个区在围绕城市发展都市农业的同时二、三产业已经成为其经济发展的主要产业,这也给农民增收提供了广阔的就业空间。而四个县农民则仍以传统农业生产为主,第一产业收入仍是人均纯收入的主要构成因素。

    在对工资性收入的分析中我们还发现,我市农民的工资性收入主要来源于在本地企业打工所得,平均在40%以上。当本地经济发展不足以满足农民本就业,农民则不得以选择了外出务工。外出务工收入超过30%的县区包括苏家屯区、康平县、法库县三个县区,外出务工所得收入比重分别为33.28%、61.98%和32.05%。苏家屯区具备出国、外出打工的条件和习惯;而康、法两县则主要是由于本地的二、三产业不能满足剩余农民就业,为满足家庭日益增长的物质需求,不得以外出务工。

    另外,四个区农民由于经济水平较高,家庭有部分富余房屋及农机具出租,以及在城市拓展中的土地征用补偿中获得较高的收入,所以在财产性纯收入上平均高出四个县在一倍以上。 

  • 在全省14个市中我市农民收入位次稳步上升,位于各市前列

    2000年我市农民收入在全省14个市中列于第四位,在大连、鞍山、盘锦之后;2003年开始进入前三名,在大连、盘锦之后;2006年以后我市农民收入进入前二名,仅次于大连。 

  • 我市在全国14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名居中,增长速度名列前茅

    从2000年开始,我市农民人均纯收入在全国14个副省级市中一直处于中等偏下的水平,排在第八位,仅在2007年上升一位外,其余年份一直没有变化。但是我们从各城市农民收入的增长速度来看,沈阳市则名列前茅,10年间累计增长1.79倍,仅次于大连的1.8倍,位于14个副省级市的第二位。这一方面说明我市农民收入基数较低,所以增幅较大,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市在促进农民收入增长方面有着较强的后劲。

    再对14个副省级市农民收入结构进行分析。总的看来,我市农民收入中工资性纯收入比重在14个副省级市中一直处于后位,2000年我市农民工资性纯收入比重排位仅高于长春、哈尔滨和武汉,位于第11位,2007年更是跌落到第12位,仅高于长春、哈尔滨两市,这说明我市农民收入增长主要受限于工资性收入偏低。

    (3)农民收入水平分析

    农民收入增长,提高了农民的生产和生活质量,同时也促进了社会文明的进步。但当农民收入在贫富差距过大时,将在成为社会动荡的隐患,所以我们将对我市农民收入在十年间的收入差距方面做些分析。

    目前,在农民收入高低的划分上,按照国家统计局的划分标准,将农村调查户的收入按高低排序,从高到低依次为高收入户、中高收入户、中等收入户、中低收入户和低收入户五组。本文确定的高、中、低分类主要以国家统计局的分类为基础,低收入户和高收入户不变,将中低收入户、中等收入户和中高收入户合并为中等收入户。这样,高收入户、中等收入户、低收入户比重分别为20%、60%、20%。同时我们也仅取得了2000年、2005年和2009年三个时点的资料进行分析。 

  • 农民收入差距在逐年缩小

    2000年我市农民收入中低收入户的年人均纯收入与高收入户比不足其十分之一,仅为9.21%,到2005年提高到12.7%,2009年则达到16.17%。

    同时,在农村财富的占有上,2000年低收入户仅占5.3%,中等收入户占有39.14%,而仅占农户总数20%的高收入户则占有55.72%的农村财富,贫富差距悬殊;2005年低收入户占5.65%,变化不大,但中等收入户提高到49.86%,超过高收入户44.49%,贫富差距趋于缓和;2009年低收入户占有农村财富比例达到6.74%,而中等收入户占有财富比例则突破50%,达到51.49%,高收入户则进一步退到41.77%,财富分配趋于合理。 

  • 家庭经营纯收入仍然是农民收入构成的主要来源,高收入户的收入来源则更加广泛

    从三年的收入构成来看,农民家庭经营纯收入一直是主要的收入来源。2000年家庭经营纯收入比重从低收入户到高收入户分别是61.52%、68.18%和71.55%,到2009年,三个层次的比重依然是52.86%、53.32%和59。4%。

    在家庭经营纯收入中,农业收入仍占绝大比重,但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农业收入比重在逐步下降。从低收入户到高收入户农业收入占家庭经营收入比重,2000年依次是:84.78% 、84.04%、71.03%;2009年为96.74%、88.22%、53.53%。

    2009年高收入户的林牧渔业收入已占到46.47%,建筑、邮电通信、交通运输、批发、零售商贸及中介服务等其它家庭经营收入比重也大幅度提高,形成了收入来源的多渠道。主要因素是:其一,高收入户家庭拥有的生产资源(劳力、资金和技术等)条件较低、弱收入户有很大优势,家庭经营结构相对合理,生产水平的初始条件较好。使得高收入户有充足的资金投入种植业以外的产业,从而获得更大的收益。其二,高收入户家庭的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易于接受新技术和新的经营思想,所以,在相同的农业生产中,高收入户能通过应用新技术、新品种,在产量、质量及市场营销中比低弱收入户获得更大的收益。其三,高收入户在信息的占有方面明显多于其它中低弱收入户,从而也具有更多增加收入的机会和途径。

    三、对策建议

    提高农民收入是一个系统工程,不能仅仅单纯的从经济层面考虑问题,还要从农民素质、社会环境等诸多方面入手,采取与当地农民生产、生活相适应的对策与措施,方能取得成效。

    (一)进一步提高农民自身素质,是农民持续增收的根本。

    从总体上看,农民自身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着农民的增收决策能力。

    其一,我市农民收入构成中,农业收入依然占有相当比重,是决定农民收入的主导性因素。所以农民自身素质的高低,关系到农业科技应用的深度和广度,决定着农民致富出路的宽窄。其二,增加工资性收入比重是提高农民收入重要途经。而工资性收入的增长在于农村劳动力能够切实转移到二、三产业中,而具备一定素质的农民在劳动力转移过程中则能找到更的职位,获得更高的收入。

    所以,要进一步加强农村义务教育、职业教育和先进实用技术培训,提高农民素质,增强职业技能。

    (二)发展县域经济,促进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地转移,提高农民工资性收入水平。

    发展县域经济,要以产业发展为依托,提升农村小城镇建设水平,要与农业产业化、市场专业化和服务社会化相结合,逐步形成产业发展、人口聚集、市场扩大的良性循环,为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地转移提供充分的就业空间,是提高农民工资性收入的主要途径。

    (三)大力发展现代农业,优化农民一产业收入结构。

    一产业收入是决定我市农民收入高低的主要因素,而单纯靠传统种植业收入是很难满足当前农民的生产和生活需求。所以要大力发展以设施农业为主的现代农业,大力发展林、牧、渔业,并重点突出畜牧业的发展,优化农业产业结构,进而促进农民一产业收入来源的优化,提高农民收入。

    (四)引导农民向二、三产业发展,提高农民非农产业收入。

    要通过县域经济发展和新农村建设,完善农村经济环境,同时通过制定相关政策和服务,积极引导农民家庭向二、三产业发展,拓展农民增收空间,增加非农产业收入比重。

 

全国农村经济信息网沈阳工作站

二0一0年十月二十五日

公共服务项目
农村上网服务
农村信息化公共服务平台
农业本体服务
农业本体查询系统
农经资讯服务
中国农娃资讯网